EN [退出]
水之密语好吗>中国新闻

_当务之急是阻止疯炒返回地指标

2017-10-23 03:23

在世人的印象中,温州人向来商业嗅觉灵敏,敢作敢为,充满商业上的想象力。这一次,在温州辖下的县级市瑞安,百亿资金疯炒返回地指标,尽管其商业想象力依旧强劲,但恐怕已经捅出了大娄子。

本报昨天在头版头条报道了瑞安版的“郁金香”事件。看起来,一种缺少法理基础作为支撑的疯狂情绪早已蔓延开来,并且仍在继续蔓延。这样的爆炒行为,的确跟历史上种种著名的泡沫现象颇为相似,或许还会为将来留下一个颇有解剖意义的样本与案例。

这个事件其实并不复杂。在瑞安,出现了一种名为“返回地指标”的被炒对象,上百亿的资金正在涌入本不该存在的所谓市场,一步步抬高返回地指标的价格。本报记者昨天在报道中这样解释:这里的返回地指标,全称是安置留地住宅项目建房指标,它是按征收土地面积的一定比例返回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国有土地。也就是说,返回地是国家返回给村里的,由村里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配,对象是村集体及村民。

问题的出现,是由于许多村民把所分得的建房指标即“土地分配计划使用证”私下拿到房屋介绍所出售,“这些尚未规划及审批甚至还只是一片空地的农村返回地,仅凭着一个个由村里划分给村民的建房指标进入市场。”

如果说,一个畸形的交易市场,是交易品的价格发现功能已经扭曲,价格与价值之间严重背离,那么,返回地指标的交易,则根本不存在价格发现的机会。这其中的原因,正如瑞安当地政府官员所称的,返回地指标买卖不受法律保护。

土地产权与土地的交易,向来是个比较敏感的问题。返回地政策是地方政府在土地问题上探索的产物,这个政策本身并无太多问题,但制订政策者未曾料到,返回地指标居然还会出现新的流转问题,甚至被当作投资品来爆炒。可以确定的是,爆炒返回地指标,于法无据,参与者多是私下进行。这种未摆上台面的交易,因为其性质的模糊性以及法律的空白而失去交易的法律基础,也就是所谓的“空中楼阁”。大量资金疯炒这样的“空中楼阁”,势必成为一种没有基础的疯狂,一种岌岌可危的疯狂。

在一段时间的疯狂之后,一个两难而棘手的社会问题已经摆在地方政府的面前。如该地官员所承认的,政府若对返回地指标交易“猛刹车”,必然会直接影响到众多参与者大量的交易资金。这意味着,“空中楼阁”似乎还不能轰然坍塌,否则,参与者的利益将出现重大损失,社会问题的出现不可避免。但是,如果任由这种畸形的、缺少法律保护的交易继续进行下去,在疯狂情绪的支配下,参与者的接力棒恐怕还会传递下去,但总有一天泡沫会破灭。

值得一提的是,在地下金融一直颇有传统的温州地区,借钱炒房同样很有传统。但这一次,据本报记者的报道,“地上”的正规金融机构居然有意无意地成为疯炒“空中楼阁”的推手。这种推力如果真的存在,无疑在客观上助长了瑞安版“郁金香”事件的升级。

显然,瑞安当地政府必须正视一个社会问题的现实存在。回避已经是不可能的选项,与其等到泡沫破灭,更多的参与者身受其害,不如及早作出准备,拿出解决方案。但是,对于一个地方政府来说,面对这样的“郁金香”事件,的确会感到非常头疼,难以处理。

瑞安地方政府的两难,既体现在如何以合理的方式阻止疯狂行为的继续,也体现在返回地指标交易的于法无据,与当下中国社会正在探索中的土地流转制度改革,有着相关性。这两个方面的困境,本身也相互融合在一起,共同构成对当政者的严峻考验。

不论如何,作为当政者,瑞安政府面对一个疯狂的非正规市场,理应发出严厉的警告。在“空中楼阁”不宜立即强行拆除的条件下,阻止更多人参与到返回地指标的交易中,已是当务之急。否则,泡沫愈吹愈大,只会增加未来解决问题的难度。

而要在本质上解决难题,还是须回到返回地指标的性质上来。有法律界人士建议,返回地统一纳入市土地储备中心,通过招、挂、拍方式出让,出让所得款返回给集体经济组织。如此,可避免返回地指标出现流转的问题。当然,这个办法针对未来的操作提出了建议,但对于目前已经出现的问题,并无“药效”。事实上,返回地指标的定性,其未来在产权方面能否出现变通,取决于农村安置留地的政策发展与土地流转制度的变革,而这涉及到一个更为深刻而宏大的命题。

当前文章:http://20171013.xawdt.cn/society/81jt.html

发布时间:2017-10-23 03:23

realize  大话西游叶子猪答题器  致命感冒士兵  车辆交通安全教育教案  电影院加盟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高射炮打蚊子造句  马医在线观看  李治和武媚娘什么关系  360防毒墙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当务之急是阻止疯炒返回地指标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云浮高跟美女_美空模特怎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