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反贪风暴演员表>中国新闻

_传大银行欲封杀货币基金 余额宝“被围剿”和“反围剿”(图)

2017-10-23 03:05
传大银行欲封杀货币基金 余额宝“被围剿”和“反围剿”

“互联网金融”显然已经成为今年的两会热词,但是却未能扭转“坎坷”的命运,对其的“围剿”有愈演愈烈之势。以余额宝为代表互联网金融是抬升资金成本,“严重干扰利率市场”,还是降低交易成本,加速利率市场化?余额宝之争的背后,是合规合法之争,还是利益之争……业内人士看来,余额宝之类的货币基金只是扮演着大型商业银行与股份制商业银行之间的“搬运工”,其诞生和发展是利率没有市场化时的产物,加速了脱媒进程和利率市场化进程。伴随着利率不断趋于市场化,余额宝类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本身存在的空间也将受到挤压。

获“正名”却风不止 猫鼠游戏玩“围剿”与“反围剿”

最近,余额宝们可谓“悲喜交加”。喜的是互联网金融获得“正名”认可,悲的是银行的围剿行动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互联网金融”首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为支持互联网金融的一方打了一支“强心剂”。两会代表激辩互联网金融无形中给余额宝、百度理财等互联网理财产品打了免费的广告。

“不要将银行和余额宝对立起来,要用发展眼光看新生事物,大家都应冷静一下。”对于此前的“余额宝危害金融安全”论,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认为,余额宝可以推进银行的利率市场化,把余额宝、理财通等简单地以银行的办法来管理,肯定有问题。

蔡鄂生所说的“简单管理”,指的是此前有银行人士提议货币基金与银行签订的同业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该提议引发基金业一片不满。然而,近日银行对余额宝之类货币基金的围剿,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有消息称,有关部门近日已经开始针对“两率一致问题”进行调研,要求银行上报相关数据,如同业定期存放中的基金公司定期存款、应付利率、两率是否一致等。又有传闻,一些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已经不接受分行与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了。有业内人士认为,余额宝挖了“土豪”家的核心“余粮”,让“土豪”能放出去的“租子”少了,“土豪”要么去放“高利贷”,要么就改变游戏规则,显然后者更容易一点。

如果银行真的封杀货币基金的同业存款,无疑是使出了一招“必杀计”。但是,在基金公司看来,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毕竟银行业也不是铁板一块。”

“其实没有到封杀这么夸张。”一位熟悉天弘基金的有关人士评论说,四大行和邮储银行一般是资金的出借方,本来在同业市场就是以拆出为主、很少拆入,除了交行,其他大行基本没有向商业机构借过钱;既然没什么合作,也无所谓“封杀”,所以,大行的动作对余额宝影响不大,“听说现在找余额宝求合作的银行还是很多的”。

一位货币基金经理也私下透露,其管理的货币基金所投的协议存款,多与股份制银行合作,股份制银行的同业业务做得比较多,也更市场化,“大行本来就不缺钱,价格也不好,我们都没和大行签。”

与大行有合作的某大型基金公司则表示“一切正常”,暗示被“剿杀”的只是余额宝而已。该公司人士私下透露,公司与大型商业银行有同业存款的往来,尽管大行的利率比较低,但是下面每个分行的情况不一样,可以和熟悉的分行谈,也可以拿到合适的价格,现在这些业务都很正常,并没有听到被叫停的消息。

尽管传闻未得到证实,但是基金业内人士提出了几个版本的猜想。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前一些分行可以自主从事同业业务,听说现在权限被收回到总行了,由总行去与基金公司、保险公司洽谈溢价。有基金人士透露,目前银行的同业模式有三种:一是总行统一报价,通过系统进行统一管理,例如兴业银行,基金与其谈的协议存款利率应该是一致的;二是基层网点的自主能力很强,由分支机构独立报价,例如平安银行北京银行等;三是FTP(内部资金转移定价)指导报价,分行有同业报价的权限,但是如果报价超过了FTP范围,就需要由总行特批,采用该模式的有大行和一些股份制银行。综合分析,该人士认为,可能出现的情况,银行对于超过FTP指导价的协议存款不予批复,从而限制协议存款的高报价。

“同业全部收归总行不大可能,总行才有多少人,肯定忙不过来,就算要建一个统一的系统,也需要2年时间,不可能这么快。”该人士说。

在基金人士看来,大行最具有“封杀”余额宝的动机,但是却也并不可怕。“像余额宝这类货币基金,资金主要来源是大行的客户,但协议存款的主要投的对象是股份制银行,说白了,就是从大行挖客户,然后把资金搬到缺钱的股份制银行,充当了资金的"搬运工"。”一位基金经理认为,大行流失了存款,所以反击欲望强烈,而股份制银行和大行的利益不同,从中是获益的,所以,银行很难共同“围剿”余额宝。只要股份制银行不跟进,影响就不会很大。“除非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的规模已经大到股份制银行也无法提供协议存款的地步。或者股份制银行议价能力提高了。”

利率市场化倒逼 余额宝只是第一张“骨牌”

“围剿”行动已然“开战”。表面看来,这场纷争似乎是由余额宝率先挑起的,谁让你分流了银行的核心存款,加大了银行利差收窄的压力,加快了利率市场化进程。其实,余额宝只是利率市场化的第一张“骨牌”而已,它的出现带着某种必然性。

在非市场化的利率下,银行依赖几乎为零的成本获得了活期存款,然后以较高的贷款利率放款坐收差价,大行不缺钱却手握重金,股份制银行缺钱却难以拆借资金,正是这种非市场化的局面给了余额宝之类货币基金存活和快速壮大的空间。这一点,在美国也不例外。

美国货币基金发展经验表明,在利率管制条件下,比存款更具吸引力的收益率是货币市场基金能够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结束,货币市场基金的明显优势不复存在。当通胀缓解、利差收窄时,美国货币市场基金(MMF)增速便放缓甚至出现负值。并且,来自银行账户产品的积极创新延缓了存款向MMF迁移的速度。为应对MMF的竞争,银行规避利率管制推出新的账户产品,不同程度地缓解了储户“存款搬家”的意愿。

目前,我国还处于利率市场化进程中,货币市场基金发挥着存款的“平行线产品”竞争作用。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从银行资产负债表来看,货币市场基金的发展造成存款类金融机构负债成本上升,倒逼其资产端的投资风险偏好同步提升。零利息的活期存款不断流失,利率较高的储蓄和定期存款占比显著上升,负债成本与存款流失速度同步经历先升高、后回落的变化。

有专家认为,银行的资金成本是否上升,还需要考虑资金流向。国有大行资金充裕,中小银行资金紧张时多向大行拆借资金。在余额宝介入后,大量从国有银行流出的活期存款以协议存款的形式存入各股份制银行。对于银行来说,是存款搬家;但对于股份制银行来说,只是把从大行借钱付息变成了向投资者借钱付息,银行的资金成本并未显著提高。

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认为,余额宝和其他“宝”根本无法对银行构成威胁,至多迫使银行提高短期资金成本。即使银行无法转嫁,也没有关系,也许更好;近几年,银行业占了全国企业界总利润的一半左右,完全是利率管制的结果。存款利率太低,导致影子银行盛行,储蓄者长期受损。贷款利率也相应太低,低效投资盛行,包括房地产泡沫达到危险的地步,以及污染和产能过剩。

尽管对于余额宝是否导致利率抬升存有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利率将继续维持上行。有专家表示,三个长期因素将推动未来利率水平趋势性上升:长期看,利率变动取决于储蓄和投资的相对变化。未来投资仍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投资率将基本稳定或小幅下降,但下降幅度会小于储蓄率降幅。资金供给难以支持固定资产投资资金需求,将促使市场利率上行;二是利率市场化推升利率水平;三是国际环境变化可能推动我国利率水平上升。

虎口夺食 余额宝们与银行“相生相克”

既然非市场化的利率环境为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提供了存在的空间,那么,银行走向市场化也将压缩此类产品的生存空间,利率市场化完成,也意味着余额宝们的使命或将终结。

“互联网金融在美国为什么没有很有名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央行副行长潘功胜透露,他最近与巴克莱银行主席讨论互联网金融,巴克莱主席谈到因为美国金融市场很发达,供给充分,互联网金融进入形成竞争力很难。

招行原行长马蔚华认为,余额宝类货币基金之所以有需求,银行的协议存款是关键;如果没有银行协议存款,余额宝那些货币基金的资金还得回到银行。对于未来余额宝类货币基金的发展趋势,马蔚华预计,若商业银行活期存款利率放开,余额宝的盈利空间会变小。现在银行活期存款利率没有放开受管制,储户肯定要寻找比较高的收益。

在齐鲁证券研究所基金评价业务负责人马刚看来,我国在利率市场化步伐上已经大踏步前进。事实上,为了拉存款,银行本身也有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冲动和意愿,对于处于相当弱势地位的中小银行、新银行尤其如此。“我们常见的存款送礼品、存款给回扣等等,都是变相给予利率优惠;目前各银行均把各种存款利率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的上限;银行通过给予普通存款利率数倍的理财产品的收益等等,都是变相突破利率管制的措施,可以说,银行未必不希望存款利率也市场化。”可能大银行有自己的垄断地位和长期的客户群,但对小银行来说,打“价格战”可能是取得市场份额的出路,这些中小银行对利率市场化是不会反对的。

金融改革的推进将使得银行不得不面对新的挑战,或来自余额宝、或来自第三方支付。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表示,传统银行面临两个挑战,这表现为两个脱媒:一是资本性的脱媒,二是技术性的脱媒。资本性的脱媒就是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挑战银行间接融资,而且随着利率市场化,银行的高收入,高利率肯定不复存在;技术性的脱媒,过去支付的功能也是银行主办的,第三方支付迅速崛起,银行也在支付领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过去传统金融服务的都是高大上,那些草根的都是传统银行不愿意服务的,他们也服务不了,例如一块钱理财,银行肯定做不了。而互联网金融正是在传统银行过去忽略的领域崛起,他们正好填补了银行覆盖面的缺口,对社会也是有益的。”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一类互联网金融,与银行并非对立关系。”蔡锷生表示,互联网金融对于推动利率市场化是有帮助的。原东方资产公司总裁梅保兴认为,银行应该回归社会平均利润,主要是对照实体经济,银行业不能靠吃利率差享受过高的利润。

当前文章:http://20171013.xawdt.cn/inxe/4xkrc.html

发布时间:2017-10-23 03:05

百度知道首页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深厦高铁开通  盘龙之最强本尊  重生杨广干独孤皇后  选调生面试培训  牛玉儒女儿  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  浙江省地税网申报  万里通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传大银行欲封杀货币基金 余额宝“被围剿”和“反围剿”(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邢台剑桥大学_云南师范大学人事处